• <blockquote id="ewk2q"></blockquote>
  • 嗜賭貪財 讓這位“交警衛士”淪為“保護傘”
    當前位置: 首頁>>民族要聞
    來源:內蒙古紀委監委網站| 更新時間:2019-06-12

    內蒙古:嗜賭貪財 讓這位“交警衛士”淪為“保護傘” 

     

    “作為一名執法者,知法犯法,沒有管住自己的手,沒有經受住金錢的誘惑,自己感到很后悔,對不起組織,對不起家人,給單位的榮譽抹黑”。時任阿拉善盟公安局經濟開發區公安分局交巡警大隊鎮區中隊中隊長的楊志勇在留置期間流下了悔恨的淚水。

    2018年10月12日,阿拉善盟公安局、檢察分院在辦理馬某等人涉嫌組織領導黑社會性質組織案件中發現,時任阿拉善盟公安局經濟開發區公安分局交巡警大隊鎮區中隊中隊長楊志勇存在收受馬某等人錢款的行為。2018年10月13日,經阿拉善盟紀委監委指定,阿拉善左旗監委對楊志勇進行立案調查,并采取留置措施。至此,本應守護一方交通運輸安全的“交警衛士”楊志勇,因好賭貪財一步步淪為黑惡勢力“保護傘”的違紀違法案件浮出水面。

    2016年至2018年,以馬某為首的黑社會性質團伙在阿拉善經濟開發區烏斯太鎮烏蘭毛道嘎查一帶私設收費站,對過往運煤車輛非法收費,并在烏斯太鎮開設賭場,破壞社會管理秩序,造成嚴重社會不良影響。而這一時期,作為一名保障道路交通安全、懲處違法違章車輛的人民警察楊志勇,卻偏離了他的人生軌道、違背了入職的光榮誓言,與黑惡勢力稱兄道弟、沆瀣一氣,變作利益熏心的賭徒。 2016年4月的一天,在賭場上輸光了所有的錢后,楊志勇又向他人借了5000元賭資進行翻盤,但結果仍輸得一干二凈。馬某得知此事后,“熱情主動”地幫楊志勇償還了借款,并通過拉攏、賄賂等多種手段使其成為自己的“關系網”“好兄弟”,在這樣的“關系網”“好兄弟”的“保護”下,馬某經營的運煤車輛便一路“綠燈大開”,暢通無阻。

    阿拉善經濟開發區烏斯太鎮地處寧蒙交界,是跨省交通運輸必經之路,往來兩地的運煤車司機為了逃避超限超載檢測站的檢查,往往“另辟蹊徑”選擇繞路。2012年以來,一個以徐某某為首的寧夏籍黑社會組織團伙長期盤踞寧蒙交界石嘴山段,非法開路、瘋狂斂財,向運煤司機強行收費。馬某仿效徐某某也在交界的阿拉善盟境內公路上進行強行收費。2018年5月,徐某某黑社會性質組織團伙被寧夏公安機關抓獲。在阿拉善盟監察機關梳理馬某與楊志勇的關系中發現,讓馬某與徐某某勾結在一起從中牽線搭橋的恰恰正是肩負打擊犯罪份子、保護人民安全職責的交警楊志勇。為了表示感謝,馬某多次為楊志勇送去好處費。同時還發現,從2013年開始,楊志勇還存在利用職務便利,收受他人賄賂的問題。

    法網恢恢,疏而不漏。一個本該執法為民的人民警察就這樣站到了天平的另一端,逐步被腐蝕并淪為了黑惡勢力的“保護傘”。2019年3月7日,阿拉善左旗人民法院以受賄罪判處楊志勇有期徒刑九個月,并處罰金十萬元。同年3月19日,阿拉善盟公安局給予楊志勇開除公職處分。

    漠視黨紀國法,必受嚴懲。為黑惡勢力“站臺”“撐傘”的楊志勇,為自己的行為付出了慘痛的代價。

     

    原標題:嗜賭貪財 讓這位“交警衛士”淪為“保護傘”

     

     

     

     

    責編: 白祥保
    明星彩票 株洲 | 通化 | 洛阳 | 东莞 | 诸暨 | 山西太原 | 东莞 | 天长 | 潮州 | 三河 | 秦皇岛 | 宣城 | 岳阳 | 昌吉 | 象山 | 桂林 | 汉川 | 安徽合肥 | 乌兰察布 | 安阳 | 台南 | 汕尾 | 伊春 | 灵宝 | 阳泉 | 永州 | 象山 | 池州 | 石狮 | 神木 | 淄博 | 信阳 | 海东 | 雄安新区 | 洛阳 | 保定 | 云南昆明 | 吐鲁番 | 济宁 | 如东 | 福建福州 | 厦门 | 东阳 | 浙江杭州 | 灌云 | 嘉兴 | 扬州 | 库尔勒 | 济源 | 邳州 | 楚雄 | 德宏 | 漯河 | 永新 | 金昌 | 宿迁 | 儋州 | 仙桃 | 西藏拉萨 | 周口 | 如皋 | 吴忠 | 诸城 | 天门 | 沧州 | 邯郸 | 日喀则 | 张家界 | 邢台 | 宝应县 | 池州 | 淮南 | 南阳 | 铜陵 | 怀化 | 塔城 | 德州 | 安康 | 乌海 | 濮阳 | 安岳 | 克孜勒苏 | 湘潭 | 安吉 | 郴州 | 西藏拉萨 | 宜宾 | 阜新 | 绵阳 | 馆陶 | 龙岩 | 遵义 | 扬州 | 安阳 | 南京 | 晋江 | 承德 | 徐州 | 寿光 | 齐齐哈尔 | 邹平 | 南充 | 自贡 | 德清 | 肇庆 | 吉安 | 长兴 | 江门 | 河池 | 安阳 | 潮州 | 博罗 | 克孜勒苏 |